金斧子配资 > 理财 >

「鱼猫金服」2019银行理财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时间:2019-03-27 11:4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2018年,全球权益市场一片惨淡,国内债券违约渐成常态。未来,银行理财亦或将出现零收益或负收益。届时,商业银行还会进行变相的收益兜底不?

  未来银行理财的投资风险或将再现,投资者应对风险的态度和观念需要转变。因为银行还是那个银行,但理财将不再是那个理财了。

  2005年,中国银监会颁布《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银行理财”一词正式映入个人投资者(需求方)的眼帘,同时也以合法身份切入以产品为导向的国内资产管理市场(供给方)。对个人投资者而言,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高于同期限的定期存款,风险低于股票等高风险投资工具,无疑是风险收益介于定期存款和股票投资之间的一种可选投资工具,丰富了个人投资者可选投资工具的风险收益谱系。

  无论是自身的纵向发展,还是横向的对比分析,银行理财自2005年至2017年的历年规模和同比增速无疑都是国内资产管理市场的佼佼者,也是国内资产管理市场的引领者,更是国内资产管理市场问题的“罪魁祸首”,因为它是“影子银行”或“银行的影子”的源头所在。而这也正是2018年“资管新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和“理财新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相继颁布旨在掐断源头的主要目的,即“去通道”“破刚兑”和“控风险”。

  个人投资者或许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对国内银行理财市场的冲击,因为当时众多股票相关产品或商品挂钩产品都出现了“零收益”和“负收益”,甚至有的高净值客户在香港购买的“打折股票”(Accumulator)还出现了“高额负债”,即“不仅亏金还会欠钱”。面对产品的“零收益”和“负收益”,产品的发行方——商业银行竞相通过高收益产品或其他变相补贴等方式来弥补个人投资者,以降低其信誉风险。

  此后,为避免类似情景再现,2009年的银行理财设计条款中出现了“保底”和“保证最低收益”的条款设计,不过其背后的运作逻辑则是利用金融衍生品对冲“零收益”和“负收益”风险。

  2019年1月4日,银保监会正式批准中国农业银行、交通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申请;2018年12月26日,银保监会正式批准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申请。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靴子终于落地,也势必将最终改变银行理财市场的格局。

  那么,未来的银行理财将会是什么样的?个人投资者又该如何做出调整和改变?下面,小鱼猫将给出个人投资者未来需要关注的若干知识点。

  据不完全统计,已有26家商业银行拟设立或意向设立理财(资管)子公司,包括5家大型国有银行、9家股份制银行、邮储银行、9家城商行和2家农商行等。这表明未来我们购买的银行理财是理财子公司发行的产品,只不过公司的控股股东是商业银行而已,既然是公司化运作,那么就需要遵循《公司法》中诸如破产或有限责任等的规定。

  银保监会在就《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答记者问时明确说,商业银行和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依据信托法律关系设立。“理财新规”和《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明确理财产品财产独立于管理人、托管人的自有资产,不属于其清算财产,不能进行债权债务抵消。同时,要求商业银行和银行理财子公司诚实守信、勤勉尽责地履行受人之托、代人理财职责,在“卖者有责”的基础上实现“买者自负”,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而银保监会在《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和《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指引》的答记者问中则明确界定了个人理财业务是建立在委托代理关系基础之上的银行服务,是商业银行向客户提供的一种个性化、综合化服务。将银行理财业务的法律关系定义为委托代理关系是过往理财诉讼判例中法理基础不统一的原因所在。

  未来,银行理财的法律基础是信托法律关系,对委托人和受托人而言,均具有风险隔离优势,但其实更多地则是隔离了受托人的风险,因为“理财产品财产是独立于管理人、托管人的自有资产,不属于其清算财产,不能进行债权债务抵销”。

  未来,就投资方向而言,在充分规范的基础上,在前期已允许银行私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和公募理财产品通过公募基金间接投资股票的基础上,进一步允许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在非标债权投资限额管理方面,理财子公司独立经营理财业务后,根据理财子公司特点,仅要求非标债权类资产投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在产品分级方面,允许理财子公司发行分级理财产品,但应当遵守“资管新规”和《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关于分级资管产品的相关规定。

  此外,在理财合作机构范围方面,与“资管新规”一致,规定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所投资资管产品的发行机构、受托投资机构只能为持牌金融机构,但私募理财产品的合作机构、公募理财产品的投资顾问可以为持牌金融机构,也可以为依法合规、符合条件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

  如前所述,国内银行理财近年来从事的业务更多地是变相信贷投放,对资产管理能力的要求并不高。如同硬币的正反两个方面,投资方向的逐步丰富有助于提高投资组合的收益,但也蕴含着高风险,因为资产管理能力是“硬伤”,未来理财子公司的资产管理能力尚有巨大的提升空间。当下众多理财子公司高薪聘请资产管理专业人才便是适例。

  在降低门槛方面的主要表现有三:一则,参照其他资管产品的监管规定,不在《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中设置理财产品销售起点。二则,参照其他资管产品监管规定,不强制要求个人投资者首次购买理财产品时进行面签,允许投资者在首次购买理财产品前,通过理财子公司或其代销机构渠道(含营业场所和电子渠道)进行风险承受能力评估。三则,规定理财子公司理财产品可以通过银行业金融机构代销,也可以通过银保监会认可的其他机构代销,并遵守关于营业场所专区销售和录音录像、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评估、风险匹配原则、信息披露等规定。

  这表明在销售起点、风险评估和销售渠道等方面降低了个人投资者的门槛,而这恰恰是投资者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因为普通投资者往往并不具备有效区分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和其他鱼龙混杂的各式各样的“理财公司”的基本能力,更易蒙受非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理财公司”的欺骗。这就要求普通投资者应逐步提高个人的专业素养,不仅要学会区分理财公司的差异,更要在种类繁多的理财产品中优中选优。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